竞彩足球2串1稳胆推荐|竞彩篮球专家分析
  忘记密码
帐号
密码
  
欢迎光临江苏发行网
首  页 | 文化新闻 | 出版社 | 发行单位 | 出版观澜 | 馆配 | 图书 | 音像 | 报刊 | 电子出版物 | 文化?#24080;?#21697; | 诗意名城 | 一字千金
动  漫 | 休闲游戏 | 手机小说报 | 视 频 | 文交会 | 文化焦点 | 名家名作 | 我新我秀 | BBS | EMBA | 29中 | 总平台
 江苏发行网 >>> 电纸书
老憨夜话
发布时间:2013年3月14日  此新闻已被浏览 10610 次  进入论坛

马俊龙

星星眨着惺忪的睡眼,月儿在云朵里穿行。
赵老憨嘴里叼着旱烟袋,吧嗒,吧嗒,一口接着一口地吸着。夜色朦胧,照在老憨灰突突的脸上。老憨一生辛苦,尤其到了老年,力不从心,生活颠簸,五味俱全。他有时抬头看看明月,有时低着头瞅瞅窗棂,一脸愁容。心里就像五味瓶:酸、甜、苦、辣、咸什么都?#23567;?#36825;不,眼看到手的钱,一连下了三四天暴雨,西瓜泡在地里,明天能否?#28216;?#29916;地里拉出来,还是个未知数,真愁死人了。

赵老憨的老伴郝春花翻个身,打个呵欠,喃喃说道:深更半夜,像个夜猫子,你不死觉,还不让人家睡觉,真缺德!

赵老憨斜一眼老伴,几天来被大雨困扰的愁苦和疲惫似乎消失。他把烟袋磕磕炕边,噗哧一声乐了。他冲郝春花吐个烟圈,撅起皱巴巴的嘴,慢慢俯下身,轻轻给老伴来个吻。

郝春花本来觉就轻,加上赵老憨这一呛,一吻,睡意皆无,起身骂道:老该死的,得瑟啥子呀!你不睡,还不让俺睡。缺八辈子德了。

赵老憨嘴上不说,心里乐坏了。几天来的苦闷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,从明天起,就好像会出现转机,背运要转到好运。“叭!”的一吻,赵老憨过过嘴瘾,也就心满满足了。他弄醒了老伴,抓不着狐狸惹一屁股骚。

“缺德,谁让你像狗?#39057;?#20599;口。老该死的。”郝春花索性坐起身,冲着老头子说:我说孩他爹,看来天要放晴,明天咱们想办法,把西瓜从地理拽出来,今年行好,说?#27426;?#33021;挣个大钱。

“嘿嘿我说老㧟(方言:爱?#30130;?#32769;伴),常言说的好,莫?#26469;?#39118;常向北,北风也有转南时。?#33402;?#32769;憨不能总走‘背‘字,万一时来运转,西?#21688;?#20010;好价钱。?#33402;?#32769;憨也能成一万富翁。”

“嗻,嗻,可不是咋的,去年土?#29399;崾眨欢?#20016;收不赚钱,能咋的。土豆毛钱一斤,本钱都得毛来钱,赔?#35805;耄?#31181;一年的地,不但不挣钱,还得陪个万八千块。老百姓难活呀!幸亏现在政策好,种地?#28784;?#31246;,还给咱补钱。否则老百姓就没活路啦。”

深更半夜,老俩口子睡不着觉,在月夜下说着悄悄话。

赵老憨想起去年,也是下大雨,东邻王老二?#19994;?#25439;失?#20154;?#20204;惨重,土豆没起出来,全泡汤了,赵老憨种的苞米,虽然遇到大风,玉米倒不少,可是还挣点。王老二?#19994;?#22303;豆和西瓜烂在地里。老憨成天帮王老二家忙乎,就因为这件事引起了郝春花的怀疑,怀疑赵老憨和王老二媳妇那个,于是对老憨暗中跟踪,私下调查,老憨就是不承认,无果而终。

有一天,郝春花手指着老憨的鼻子问:“我说,老憨,你是不是看上王老二的媳妇了,要不成天往她家跑。小美人长得年轻,人也俊儿,细皮嫩肉;不像我黑了八区,又老又丑。”
赵老憨为人憨厚,他哪敢有?#27424;种?#24819;,就是借他个胆儿,他也不敢。况且,王老二媳妇也不是那种人。女人嘛,就爱猜疑,刀子嘴,豆腐心。嘴很硬,心很软。郝春花的?#36771;?#20043;心有增无减。有一回,郝春花冲着老憨说:“我告诉你老憨,你别像猫一样闻腥,吃里扒外,我绝不饶你!”

老憨嘿嘿傻笑,自我解嘲说:“你说啥子啊。我怎么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俺长得啥样你还不知道啊,黑不溜秋,谁能相中我。再者说,你再不好,也是丑妻近地家中宝。你长得再丑,你也是俺的贴心肉。”

赵老憨虽然左嘴笨腮,但是偶尔甜言蜜语,说得老伴万朵?#19968;ǎ?#24515;里美滋滋的。

郝春花想起去年的往事。去年下大暴雨时,王老二的媳妇小美人一大早就下地,把自己?#19994;?#27700;往外放。王老二?#19994;?#22320;和赵老憨?#19994;?#32039;挨着。老王?#19994;?#27700;没处排水,只好往下游放水。俗话说: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王老二?#19994;?#27700;一?#24811;?#21040;赵老憨家。正赶上赵老憨的媳妇郝春花也下地放水,看到小美人往自己?#19994;?#25490;水?#31361;?#20102;,上前喊道:“我说小美人,欺负?#33487;?#30340;?你也不能这样,往人家头顶上拉屎啊。你?#19994;?#27700;满了,往俺?#19994;?#25918;水,这是哪门子?#35272;恚俊?/P>

王老二媳妇也不示弱,反驳道:“你?#19994;?#22312;下游就有理啦。谁让你?#19994;?#22312;下游。再者说,我往道?#25103;?#27700;,管你屁事!”

郝春花气急了,骂道:“我说小美人,你能不能说点养儿生孙的话,别做绝户事儿,你?#19994;?#22312;上游,水就应往我家排。怎么不往你家炕上排水。”

小美人说道:“你说我往哪里排水?我往道?#25103;?#27700;,流进你?#19994;兀?#27963;该!能眼睁睁我?#19994;?#37324;的秧稞淹死吗?#20426;?/P>

郝春花骂道:“你?#19994;?#19981;能受淹,俺?#19994;?#23601;可以受淹。我看你是瞎了狗眼,也不看看老娘是谁?#20426;?/P>

“我不管你是老娘还是老狼,你堵水,我就给你拆开。”

“你给我拆开,我再给你堵上!”

小美?#22235;?#30528;铁锹,气愤愤弯下腰掘开水口。赵老憨的媳妇郝春花拿着铁锹别住。二?#22235;?#26469;我往,嘴上骂着,手上叫着劲。一场战争马上就要爆发。小美人越发生气,嘴里还骂着:“我看你能把我怎的,我就往你?#19994;?#37324;放水,你他妈爱受不受。”郝春花也不让份:“小美人,你不得好死,淹俺?#19994;兀?#20320;他妈就不怕天打五雷轰!”

二人唇?#32929;?#21073;,你来我往。战争逐步升级。小美人停住一只手,?#35805;?#25235;住郝春花的头发。郝春花也放下铁锹,?#35805;?#25235;住小美人的衣?#34758;?#20108;人在地里僵持着,谁也不肯松手。就像两?#27426;?#26550;的公鸡。

早晨的太阳香喷喷的,露气也很温?#21834;?#22320;面脚脖子深水,劈头?#24708;?#24448;南流。水面上映着两个女人的身影,支着黄瓜架子。一会往左,一会往右,你推我?#35805;眩易?#20320;一下,一身泥,一身水,谁也不肯让步。

幸好,赵老憨赶来。他一看这架?#30130;?#36305;上前赶紧抱住媳妇,让小美人松手快跑。可是,小美人?#34892;?#26494;手,郝春花死活拽住小美人的胸前衣襟,绝不撒手。松手又怕吃亏,不松手又走不掉,所以两个女人在晨曦的雾气中展开角斗。

赵老憨喊道:“你两个赶快松手。咱们是街坊邻居,低头不见抬头见,咱们可不能撕破脸皮打断筋。

说来也巧,王老二开着抓购机也来了。从老远处就看见有三个人纠集在一起。他走近一看,只见赵老憨用手别住两个女人。王老二心里一切都明白了。王老二下了抓购机,?#35805;?#25265;住自己的媳妇小美人,喊道:“你松开手,打什么架,真是吃饱了撑的!赵老哥、老嫂子都是好人。”王老二一边吵?#24120;?#19968;边用力往后拽自己的媳妇。可能是用力过猛的?#20498;省?#21482;听“咔嚓!”一声,小美人的衣襟被郝春花撕开,露出颤颠颠两只大奶头,就像刚出锅热气腾腾雪白的大馒头。别看小美人人小,可是奶头个大。白白的嫩嫩的,明?#20301;?#38706;在外面。

小美人哭着喊着,在地上打滚?#20426;?#22068;里骂些不干不净的话。?#24052;?#32769;二,你吃里扒外,自己媳妇不向子,?#29916;?#30528;郝春花。你跟那个老刁婆子有啥关系。你给我说说。”小美人嘴上一边骂,脚下一边踢,手还一边划拉。说来也巧,小美人一手抓住郝春花的裤子,使劲一拽,就把郝春花的裤裆撕开了,大裤衩子好悬?#22351;?#19979;来。裤衩掉下来那可羞死人了。赵老憨赶紧抱住媳妇郝春花。左劝右劝,好说歹说,才打住郝春花的骂声。

王老二年轻,轮年?#20572;日?#32769;憨小。他打趣地说:“老嫂子,快起来,别像猪打蜜?#39057;模?#35753;人家看了多笑话。

赵老憨也走到王老二媳妇小美人跟前,说道:“我说妹子,咱可是借光亲家。从孩子老丈爷那论咱们是亲戚。别让人家看笑话不成。瞅你那个大奶头,割下来够我们哥俩喝一壶的了。”

小美人不再做声,赶紧把两个大奶头遮上。郝春花也不再骂赵老憨是窝囊废。王老二笑着对郝春花说:“我说大嫂子,别扯蛋了。咱们是屯里?#25512;?#30340;,山不亲水亲,住的没隔,闹腾啥。?#33402;?#21410;给你赔礼了。再者,还没有吃饭,赶紧回家填肚子吧,免得裤裆开了受了风。”

赵老憨笑了,王老二也笑了,两个大老爷们笑两个女人。两个男人嘿嘿、哈哈笑声在空中飘荡。两个女人傻傻的,蔫蔫戳在哪里。

王老二用抓购机挖开排水沟,致使两家都减少到最低损失

就因为这件事,郝春花总是疑神疑鬼,怀疑男人看见女人的奶头就不会失去印?#34758;?#22905;怀疑的念头?#23588;?#24515;头,今天赵老憨又说起王老二媳妇,自然心中留下?#28572;帷?/P>

赵老憨为人憨厚,从?#28784;?#23574;。这不,前几天?#25351;?#19978;下大暴雨,他起早就把王老二?#19994;?#27700;给放了。然后又放自己?#19994;?#37324;的水。虽然自己家多?#22270;?#31262;瓜秧,但是总算平安无事。

夜色越来越深,月亮时隐时现。郝春花冲着老憨说道:“我说老憨,今年西瓜长得又大又圆,拽出去就可?#26376;?#20010;好捡钱。可是老天爷不开晴,一会阴,一会雨,地里汪着水,可怎?#31383;?#21834;?#20426;?/P>

老憨又点着一袋烟。说不愁那是瞎话。可是愁又?#24826;裁窗?#27861;。眼看到手的钱卖不出去,搁谁谁不愁。但是愁又不当用。作为男人,就应挺起腰板,顶天立地。他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老㧟,别愁,车到山前必?#26032;罰?#32769;天爷饿不?#32769;?#23478;雀儿。”

暴雨过后,整个空气中湿漉漉的。麦子的清香,香瓜的甜香绕在村庄。

星星眨着惺忪的睡眼,月儿在云朵里穿行。

天快亮了,老两口子就是睡不着啊!连续三四天的大暴雨,西瓜地汪满水,西?#21688;?#22312;水里。她想?#21917;?#26524;用四不像拖拉机往外拽,到集上或许还能卖上价;如果就这么搁在地里,恐怕西瓜就会漏眼,泡汤。老两口一筹莫展。

突然,郝春花说:“我说老憨,你能不能顾王老二?#19994;?#22235;不像四轮车,听说那玩意可有劲了,不怕泥水道,咱给钱,再求几个人帮着下瓜,不就行了吗。”

老憨吸一口旱烟,又吐了出来,憨声憨气地说:“我说老㧟,你别忘了,去年你把小美人?#19994;?#27700;口子堵上了,把人家都得罪了,现在知道用人了,晚了。当时,我抱住你,不让你和人家打架,你就是不听,还骂?#39029;?#37324;扒外,现在知道求?#22235;?#20102;。你?#26143;?#20154;家不一定给你干。你呀,就知?#32769;?#29992;人现交。”

郝春花说道:“唉!我说老憨,你也别忘了,王老二?#19994;?#29275;去年冬天黑灯瞎火跑了,小美人追也追不上,是我一口气把牛追上的。那头该死的牛还顶?#23435;?#19968;下,差点儿把我顶趴下,幸亏小美人和王老二俩口子及时赶到。才把我从牛蹄子底下救出来。要是踩?#19994;?#33016;上,还不得把我?#20154;饋?#25105;也不欠他?#19994;?#20154;情了。”

老憨点点头回答道:“人啊,不能现用现交。你帮人?#33402;?#29275;,人家?#34892;?#20320;。王老二俩口子挺够意思,开春,咱?#19994;?#22320;是王老二的拖拉机给豁的。当时,咱家给不上钱,别人家?#23478;话?#19968;利索,而王老二没怕咱穷。还说多展?#26143;?#22810;展给。人家王老二别看年轻,?#38386;?#30524;儿好,乐于助人,这样的人,明年选村长,我一定选他。”

噹!噹!时钟敲了四下,天快亮了。星星隐去了影子,月亮也藏起了笑脸。天又暗了下来。雾气昭?#36873;?#22140;里啪啦,外边又下起了雨。

赵老憨放下烟袋,?#19978;?#36523;子,他实在睡不着啊!老百姓一年的辛苦想换几个钱,可是到头来还是两手抓?#23376;恪?#30475;来靠天吃饭真难啊。老百姓没?#24826;裁窗?#27861;,谁能一手遮个天,不让下暴雨;谁能立一堵墙把风挡住,不?#20040;?#39118;把玉米刮倒;谁能遮块布把冰雹接住,不让雹子打在西瓜上。

赵老憨和媳妇翻来覆去睡不着,像烙饼?#39057;摹?#35199;瓜,西瓜,?#19994;?#35199;瓜,我怎么能从泥水地里把西瓜拉出来。他们心焦似火。

天渐渐放亮,雨也住了。云彩渐渐散去,露出蓝天。可是,赵老憨的心还是提在嗓子眼儿。就在这时,狗旺旺直叫,紧接着大门哐哐敲响。肯定有人来了。赵老憨一?#38201;?#32763;起身,披上?#36335;?#21435;开大门。老憨的媳妇也爬起来。她心底嘀咕,是不是王老二来了。可是,希望的火花似乎?#24067;?#29060;灭。只见一个女人走了进来。她不是别人,正是王老二的媳妇小美人。小美人来干什么,她一个女人顶个屁用。?#27426;?#24403;打开大门,往外一看,她身后还有一个男人,正是王老二。王老二身后还有四五个?#24515;?#22899;女,他们都来了。

赵老憨明白了一?#23567;?#37085;春花似乎也懂得了怎样为人相处。

《转载?#28572;?#25991;学网》

 
 
留言信息:
?#40763;?#39029;0/0 首页| 下页 | 尾页

请您留言:

帐号: 密码:
如果您还不是会员,欢迎注册

注意事项:
  •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 苏ICP备08115210号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?#24184;?#24744;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您在留言板发表的作品,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
  •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  •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:025-51861377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点击排行  
宋词全集在线阅读
网游之模拟城市
混世小农民
裙摆的眼泪
江山美色
唐诗三百首在线阅读
暗算
?#35805;?#29240;,穷爸爸
老憨夜话
新闻资讯  
诗意·昆曲·辉映古今——【...
关于有?#38381;?#38598;第九届江苏读书...
关于有?#38381;?#38598;第二届江苏书展...
关于开展首届江苏书展主题词...
一字千金·第1个月冠军诞生
【诗意•名城】...
地铁完美呈现【诗意R...
周跃敏荣获第九届长江韬奋奖
首届江苏书展4月22日在南...
江苏发行网点击开通
  关于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汇款方式 | 帮助?#34892;?/font> | 合同下载
在线?#22836;?江苏发行网温馨?#22836;?#20108; 江苏发行网温馨?#22836;?#22235;
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苏B2-20100342 备案号:苏ICP备10223332号
网站服务电话:025-51861377 服务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版权所有 上书房 法律?#23435;?#22242;:鲍平 律师、邱宝军 律师
竞彩足球2串1稳胆推荐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 qq捕鱼大亨分享喜悦 pc蛋蛋龙门预测 567900奇人透码中特 怎样支付宝做任务赚钱是真的吗 北京11选5玩法规则 彩票顶呱刮 十一选五江苏一定牛 快乐10分破解软件 三分彩是哪里的